Note:

因為blogger會有很多廣告留言,所以我有設留言管制。大家留言留一次就好,只要不是廣告,我都會定期去後檯把留言給撿回來。

造成麻煩還請大家多多見諒。

2012年12月4日 星期二

For My Big Dear Friend

我一個非常好的朋友選擇離開了我們。

他的離開,好像沒有改變什麼,但也好像帶走了好多東西。日子還是一樣的過,一樣念書,一樣做研究。一樣和同一個programme的朋友說說笑笑,一樣偶爾打facetime回家向父母報平安,一樣在為自己的目標奮鬥,一樣不讓自己的進度有絲毫落後。

可是那些沒有被塞滿的時間,現在卻被悲傷給淹沒了。

我從來沒想過我可以這麼會掉眼淚。早上被鬧鐘叫醒時哭,晚上睡覺前哭,洗澡淋浴時哭,走去買東西的路上,不小心想到了他,只好掉頭衝回家,然後又大哭。每次都哭到喘不過氣來,才又告訴自己該把悲傷放一邊,連他的份一起好好活下去了。

可是難過的心情,卻還是怎麼都趕不走。

我們是在高中的時候認識的,怎麼認識的已經想不起來了,好像是因為我們都被逼著去補習班念書吧。

那個時候,我們都是台灣教育體制理典型的壞學生。他抽煙,不念書,愛打混。我翹課,繳白卷,嗆老師。在補習班課沒聽半堂,牛排和滷肉飯倒是吃很多。還記得大考前幾天,我們幾個朋友還一起翹了補習班的課,偷偷騎機車到台北玩。那時候我還沒有駕照,就是他載我的。本來要去陽明山,好不容易找對了路,卻下起雨來了,只好趕快打道回府。不過他倒是看到了一個他喜歡的大奶妹,開心極了。

後來我們畢業了,仍舊是那樣子的壞學生。可是我們也想振作,也想證明,雖然不喜歡讀書,雖然塞不進這個社會為好學生鑄造的框框,但我們並不是沒用的人,我們不是壞人,也沒有輸給別人。所以我們開始努力奮鬥,想辦法讓自己的人生能夠過得精彩。

我們選了很笨的方法-回去唸書。

我不知道我的朋友為什麼會選擇回去念書,但我猜理由應該和我差不多吧。因為這是台灣社會,要受人尊重,要證明自己,最簡單的一條路。你絕對可以小學畢業然後拼出一番事業讓人尊敬,可是在獲得成功之前,你得受盡別人的鄙夷,讓所有對你有所期望的人期待落空。但念書就不一樣了,你甚至不用畢業,不用真的獲得成功,只要考進去一間好學校,尊重就來了,大家的期待就獲得了滿足。

我回去念書的時候,就知道這是一種向世界妥協的辦法。我這樣做,只是想要快點變強。但在這個過程之中,我並沒有忘記要找自己喜歡的事情來做。所以我走上了bioscience這條路,讓我在這條和社會妥協且不斷變強的路上,至少做的是我自己喜歡的事情。

也許,有些人不像我那麼幸運,不知道自己的興趣是什麼,不知道在因為渴望獲得尊重與渴望符合他人期待而向自己不喜歡的事情妥協時,也要記得留一些快樂給自己。

後來我做得不錯,我的事情開始在親友之間傳開。他們對我的故事下了個註解:「人如果是做著自己熱愛的事情,就可以變得卓越。」

我相信這件事情,所以我也一直沒有解釋。可是一開始的時候其實不是這樣的。事實上,我雖然喜歡bioscience,但我並沒有像大家以為的對這件事有那麼無窮無盡的熱情。我很有熱情,很喜歡,也會一直忍不住要接觸它。但是我沒有對他有熱情到因此而變得充滿雄心壯志,也不是因此渴望不斷變強的。如果只是對bio有熱情的話,隨便在哪裡,念哪間學校也可以繼續有熱情下去不是嗎?

我想變得強大的最根本理由是我痛恨自己對很多事情都無能為力。我心中一直有一小塊地方非常憤怒,憤怒我自己和我身邊類似的人在學生時期所受到的對待。我憤怒我們的教育體制這麼狹隘,這麼容不下不會或不愛念書的人。我憤怒長輩和社會對我放上的期待,憤怒那股不知哪來的,一直逼著我要去符合大家期待的力量。我憤怒很多人對於有天份的人應該要把書念好這件事當作理所當然,對沒天份的人便放任他們在這個教育體系裡受盡挫折後放棄自己,也痛恨這些人放任其他人對沒天份的人的鄙視。但我最憤怒的,是我對這些事情全都無能為力。

我那時看了侯文詠的小說「危險心靈」。說實在話,我那時並不了解他在寫些什麼,只覺得裡頭的故事好像呼應了我的憤怒。於是我很憤怒地說:「你看,連台大醫科的學生,都覺得我們的社會和教育有問題!」然後我又看了他另外幾本小說,其中忘了是那一本,寫過一個故事,侯文詠的老師問他:「你那麼聰明,為什麼不好好讀書。」講得好像理所當然,好像從來不用思考為什麼聰明就一定要讀書。即使這個人一點都不喜歡讀書,因為聰明,就足以構成逼迫他要好好讀書的理由嗎?

我那時一直想用這兩件事情來告訴其他人,告訴那些所謂的長輩,我覺得這是錯的,現在這樣的價值觀,是有問題的。我以為我可以說服他們,然後帶來一些改變。結果我得到的回應千篇一律的都是:「人家是台大醫生,你把書念好再來。」

我一直想不懂為什麼為這些明明正在傷害我們的事情感到憤怒,還得先把書念好才行。可是就在那時候我明白了一個事實,那就是渺小的人不夠強大的人,對於改變這個世界,是全然的無能為力的。這並不是不夠強大的人本身的問題,而是這個世界看待這些人的方式,會讓他們沒有發話權,會讓他們毫無影響力。畢竟,誰會去聽一個受自己鄙夷的人說的話呢?

而且還不止如此。強大的人,不只擁有讓別人聽他說的影響力,不只有可以帶來改變的力量,退一萬步來說,他還擁有自由。這個世界就是這樣,當你強大了,你怎麼做,都會有人幫你找理由,告訴大家你這麼做雖然異於常人,但也是帶來你成功的理由。如果你今天高中一直翹課,最後卻念了Harvard,沒有人會鄙視你,只會說你天資異於常人。這種不管我怎麼做,結果好就是對的價值觀,可以讓我利用,讓它帶給我自由,而自由會帶給我快樂。

可是這個世界上,並不是每個人都有辦法一直變強下去的。我當時也不知道我有沒有辦法,或著到底可以做到什麼程度。可是從小大到,那些壓在我身上,逼著我一直在這個該死的教育體系裡活得很痛苦的期望,讓我覺得,也許我可以。應該就是因為我可以,所以這些人才會把期望加在我身上的,不是嗎?而如果我可以的話,那我就要去嘗試。一部分是為了自己的快樂和自由,另一部分是,我覺得,也許藉由這麼做,我可以不用再對這麼多事情感到無能為力,也許我可以替那些也不適合這個教育體系,不一定有辦法在這個社會的標準下成功的人,爭取一點空間,爭取一些尊重,爭取一點,身而為人應該有的選擇自由和尊嚴。

所以我開始嘗試。這是我回頭去念書的開頭。

現在我念得不錯了,很多身邊的人開始說我的興趣讓我成功,說果然沒有看錯我可以念書的天份。

可是他們都不知道,一開始的時候,事情有多難,弄得我有多痛苦。那時候的日子,充滿了徒勞無功,充滿了因為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為而對自己產生的失望,充滿了失敗後的痛苦和達不到對自己的期待的那種失望。

最痛苦的是,你開始知道自己只是一般人。你開始知道,原來那些其他人給你的期待,其實很多都是不切實際的。是的,我可以念書,我一開始嘗試念書不久後就知道了。可是我沒有那麼會念書,不像他們講的,好像只要做下來讀,成績就會出來。不,他們省略了很大一部分的過程,他們省略了累積的重要。我可以思考,可以理解大部份的東西,可以讀得很好,可是我只有很普通的累積速度。但我卻漏掉了很大很大的一段,而我又想在很短很短的時間獲得成果,把它補起來。諷刺的是,我漏掉這些,是因為我實在不喜歡讀書,讀書讓我不快樂。而我現在為了要達成我的目標,為了要追求快樂,居然得要回頭去讀書。

我幾乎做不到,幾乎要放棄了,真的就只差那麼一點點。如果我今天只是為了爭取自己的快樂,或著只是為了達成「看起來像是我對自己的,但其實是這個社會硬加諸在我身上的期待」,我應該真的就放棄了,應該就會被擊倒,不會有力氣再站起來,會就這麼承認自己是個不會有所成就,不會得到尊重的人。

快樂可以讓你有非常持久的力量,但是當你真正處在低潮時,憤怒才能讓你堅強。我真的很生氣,很痛恨自己居然被打倒。我痛恨失敗,對這個社會對待那些和我一樣的人的方式還是感到無比憤怒。憤怒帶給我的力量很大,很像Christopher Nolan在Batman trilogy裡面描述的Bruce Wayne那樣,因為太憤怒,所以很強大。一個我永遠不會忘記的畫面,是當Bruce Wayne被Bane丟下那個爬不出去的井,看著Gotham City被Bane摧殘而瘋狂鍛鍊時,一個老人和Wayne的對話。那個老人對Wayne首次挑戰爬出那個絕望籠牢失敗的原因下了個注解:"Fear, is why you failed"。而Wayne的回答,就是我那時候的心情的最佳寫照。

Bruce Wayne是這麼說的:"No, I am not afraid, I am angry."

對,我那時候是很絕望,是很挫敗,也很痛恨接下來還是會一直迎面而來,不斷打擊我的失敗。但是,比害怕更多的,是我真的很生氣很生氣。我對這個世界生氣,對自己生氣,對一切都生氣。現在回想起來,這樣的個性確實滿扭曲的,但在當時,這確實是讓我撐過來的力量。

然後到了某個時間點,忽然一切都上軌道了。忽然失敗的次數開始減少,忽然我開始可以累積這個社會認同的成就,開始爭取到自由,開始可以一邊做著自己喜歡的事一邊變強,可以在和世界妥協與保持自己的自主之間,取得一個平衡點。不過最重要的,是我有一天發現,其實我很喜歡這個過程。我很能享受競爭,雖然痛恨失敗,但我真的非常喜歡挑戰那些看起來克服不了的目標。所以我還是常常輸得很慘,常常被電。每次被電,我都非常憤怒,因為我還是很痛恨失敗。可是憤怒一樣會給我再站起來的力量,然後讓我可以繼續享受競爭的樂趣,繼續嘗試化不可能為可能。而且,在這個「挑戰→失敗→站起來變得更強」的迴圈中,我還可以一步一步的減少自己無能為力的次數,可以累積自己以後能夠為和我一樣的人帶來改變的實力。所以現在,我已經不像以前那樣對什麼事情都生氣了。我還是對這個世界很不滿,但我現在可以用一種蓄積能量以便使自己有一天有能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的角度去看這個世界。所以我現在的個性好了許多,沒那麼極端,沒那麼有稜角,也沒那麼畸形了。

所以說起來,我真的很幸運。在這樣的過程中,我不但撐過來了,而且還找到了發自內心的快樂來源,也變成了一個性格上更成熟完整的人。

可是很多人沒那麼幸運。

有些人撐過來了,可是已經變成了另一個人。有些人還在載浮載沈,不到道該怎麼努力。有些人找不到自己的興趣,遍尋不著適合自己的變強方法。還有很多人,他們沒有那個能力可以用社會認同的方式成功,只好繼續被踐踏、受傷害。

最後還有一種人。

他們受到了身邊人的啓發,開始想要奮鬥,想要變強,變得有成就。可是他們沒有撐過來。他們沒有弄清楚,其實他們追求的是「看起來像是對自己的,但其實是這個社會硬加諸在他們身上的期待」。然後他們在突破那個關鍵點前,受到太多挫折與打擊,對自己太失望,覺得自己太懦弱。然後,因為他們沒有我的憤怒,不像我那麼生氣,於是他們選擇了放棄。

我的朋友,就是這樣選擇放棄的。他不只是放棄奮鬥下去,還放棄了更珍貴、更讓人心痛,讓我心中永遠留下傷疤的東西。

聽到這個消息之後,我真的很生氣、很生氣。我很氣他怎麼可以這樣,我很氣我怎麼只顧著自己變強,而忘記要多關心他。我很氣我怎麼在這麼遙遠這麼該死的地方,沒辦法給他一些支持。我很氣我變強的速度還使不夠快,還是幫不了他。

但我最氣的其實都不是這些。

我們共同的朋友告訴我,我們沒人幫得了他的,只有他幫得了他自己。這一切,在他高一失去對自己行為的控制時,就已經注定了。他對他自己的期待,和他的行為差距過大,他自己闖不過這關,我們都只能延後這件事情的發生,無法改變。

其實我知道,我真的知道。但你知道嗎?這才是我最最最氣的地方。我已經這麼努力了,已經一直用我自己都覺得快要到極限的速度在變強了,可是這個世界上還是有一些我很想幫助的人我卻幫不了,還是有一些事情我無能為力。很多時候,我的行為雖然有著想要幫助這些人的初衷,但是最終卻只能把我自己給拉出漩渦。

我真的很難過,因為我真的可以體會我這位摯友的痛苦,愈想也愈真的可以理解他的選擇。因為我曾經經歷過很可能根本是一模一樣的痛苦,我也曾經覺得自己不可能有成就,曾經想放棄自己。很可能只要一個陰錯陽差,以前的那個我也會走上這樣的路。所以我真的覺得很痛。切身之痛,是最痛的痛。

可是我也真的很生氣。對自己非常非常生氣。對我的無能為力非常非常非常生氣。我知道這世界上一定有一些事情我終究會無能為力,但我實在學不會接受這種事。我只會擁抱我的憤怒,然後想辦法去改變。

我現在還不知道要怎麼辦,但是我會很努力的把辦法給找出來。我會繼續變得更強,用更快的速度。我會把我的朋友想要的成就一起拼出來,讓他在另一個世界感到快樂與祥和時,在這個世界也沒有輸給別人,不會被人瞧不起。

我真的很氣,所以在我衝到再也衝不過去的底線前,我會盡一切的努力去累積自己的力量,去想辦法改變這一切。縱使沒辦法在我的手中完成,也一定要為它起個開端。

剩下的就交給我了,在那頭好好看著吧!阿貴。看我怎麼把這個把你害得很淒慘的幹你媽的世界搞得天翻地覆。

為了我們的友誼,我一定會做到。

2 則留言:

polo Lo 提到...

你找到了內化的方法
這將是你最大的力量

勇者無懼
並不是他不怕任何事
而是他清楚知道有太多懼怕的事物
所以他用盡所有力量
勇敢去挑戰、思考、解決、努力有所作為
因為如此
他將所有懼怕的元素、事物都排除與解決
透過勇敢挑戰懼怕
所以無所懼

我對你最後一段話
真的是愛死了
就是要用這種方式、心情
帶著 阿貴
繼續挑戰
加油

匿名 提到...

辛苦你了, 謝謝你讓我能夠體會那些不愛讀書的孩子的心情, 今後我會學習更多去同理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