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

因為blogger會有很多廣告留言,所以我有設留言管制。大家留言留一次就好,只要不是廣告,我都會定期去後檯把留言給撿回來。

造成麻煩還請大家多多見諒。

2012年12月9日 星期日

That's not the purpose of courtesy

禮貌大概是最近整個臺灣社會最紅的名詞,Facebook和Plurk上到處都可以看到相關的討論。在這裡,格主也想跟風一下,說說我對禮貌的一些看法,以及,為什麼我覺得現在我們在臺灣所說的「禮貌」,已經脫離了我對禮貌的認同範圍。

基本上我對禮貌這東西該如何表示,看法就像我們平常開車習慣是靠左走還是靠右走一樣。我認為這是一種經年累月下來形成的集體習慣。他沒有什麼特別的道理,也沒有對或錯。他是先形成,之後為了方便或維護秩序,才慢慢變成一種半強迫式的社會規範。

譬如今天在英國靠左走沒有法律規範,在這種情況下雖然大家開車都是靠左走,你想要在英國靠右走,那當然沒有錯,可是你會不斷和迎面而來的車相撞,造成自己的困擾甚至生命安危,所以比較安全的方法,還是跟大家一起靠左走。

禮貌的表現方式也差不多,所以你在臺灣可能會習慣微鞠躬表示尊敬、雙手遞物品給別人表示尊重和在email的結尾放上某某某敬上這樣的詞表示禮貌。而你在英國可能會用微笑,會在mail的最後以Best regards當結尾,這些都是類似的東西,重點不是你做了什麼,而是你這樣做,別人了解你是在表達對他的尊重。

而「對人的尊重」正是格主眼中我們需要表達禮貌的理由。所以基本上我是認同在現實生中,禮貌是有必要的。

在我看來,人雖然有美醜帥蠢聰愚,每個人的價值觀與信仰也都有所不同,而且有很多是我不喜歡或不能接受的,但只要這個人值得被尊重,我們就要給他生而為人的尊重,這是他的基本人權,是我們應該對待他的方式。所以除非你的言論讓我認為你在剝奪他人生而為人而應受尊重的權利,譬如你整天鼓吹要屠殺某某種族,或著說你支持專制政權,要收回每個人的基本人權,讓我實在無法尊重你,不然我想在現實生活中對你以禮相待是你應得的待遇,也是一種維持和諧的辦法。這也是為什麼我認為try to be nice to people是很重要的一件事的原因,他不但是一種社會運作的法則,還是一種人權。

而既然我們是基於「對人的尊重」而對他人做出我們文化中被認為是禮貌的行為,那這個行為就應該適用於「所有的人類」。不管這個人是學生、老師、工人還是襁褓中的小孩,你都應該這樣對待他。

關於這一點,我最近在國外體會相當深刻。在這裡,當我們在討論學術的時候,常常會相互把對方的論點批評得體無完膚,可是大家都不會忘記強調我並不是針對個人,而是針對你的實驗設計或著論述做出批判,目的是希望他能更臻完美。

在這裡,我們可以和supervisor平起平坐,亂開玩笑。Supervisor在開會的時候會告訴你,因為他是PI,所以他對很多事情都還是擁有最後的決定權,是以有些時候我們的意見會被否決,或著當大家各持己見僵持不下的時候,他會做出最後的決定。但他會強調,這只是他身為PI所必須做的事,而不是因為「我是PI,我的地位比你高,所以你得聽我的」。

像上次supervisor跟我們說,他非常不欣賞某某地方管理某A儀器的方式,所以他認為那個儀器做出來的東西可能不reliable,因此他會跟你講:"I don't want me lab members use that machine."

這時候就有人說,因為這台A machine離我們很近,supervisor比較prefer的那一台儀器又因為實驗室自己的儀器壞了,所以現在常常爆滿,因此他覺得雖然A儀器可能不是非常理想,也不應該用來做重要的實驗,但還是可以用來測試很多東西以節省時間。然後大家就開始七嘴八舌的討論了起來,重點是,每個人,從助理、碩班學生到PhD、postdoc,不管是資深的成員還是資淺的成員,大家都可以發表意見,而且每個人都會把你的意見當成一回事在看待。

討論到最後,supervisor就說,他還是不喜歡這個idea,不過他尊重大家的意見。那折衷的辦法就是他希望大家決定要用那台機器前,可以先來和他討論,確定這東西真的只是測試,不會影響之後的實驗結果。

在這個過程之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每個人的發言都會被認真看待。即使你是資淺的成員,或著是助理、technician這樣在臺灣很可能沒什麼地位的職位,你說的話在這裡和supervisor基本上是等重的。

所以在這裡,新進來的lab members可以針對他覺得實驗室不夠organised的地方提出意見,可以質疑senior members做事情的方法是否有改進的空間。你會很明顯的感受到,senior members比較少被question,純粹是因為他們比較experienced,而不是因為他們是senior,因此地位比較高。是以當你認為他們沒做好,或著你有更好的辦法時,你可以直接以禮貌的方式提出來建議他們改進。而你要保持禮貌,保持所謂的"be nice",主要是因為這是讓別人感受到尊重最簡單的方法,讓別人明白你是在針對事情,而不是在針對人。這樣不但可以讓對方覺得比較舒服,也可以讓討論保持和諧,保持和諧的目的則是要讓討論能夠聚焦,使討論比較有效率。因此,當大家越來越熟,通常講話也就會比較直接,寫mail從一開始的Best regards,變成簡寫的BW (Best wishes),然後省略成Best,最後甚至直接署名,打上自己名字的縮寫就好。討論時也是,開始會變得比較直接,只有在氣氛有點熱烈過頭的時候會加上幾句"I totally respect your points"或"I am not criticising you"之類的話,強調我們並沒有失去對人的尊重。

可是我們回頭去檢視臺灣社會的禮貌,他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我們的禮貌,強調的是「階級」。

所以我們要「尊師重道」、所以我們不能「頂撞長輩」、所以我們不能「忤逆父母」。可是反過來的詞,像是「尊重學生」、「對晚輩彬彬有禮」和「尊敬你的孩子」,在我們的社會裡從來不是appropriate的詞彙,你如果跟父母講,你們要尊敬我,大概就會直接被套上大逆不道的罪名。

但為什麼是這樣呢?如果展現出禮貌是基於對人的尊重,那為什麼同樣是人,小孩子、學生和晚輩就不配獲得尊重?為什麼長輩、老師和父母就可以被賦予不尊重「人」的權利?

而如果你再進一步的觀察,這現象不止發生在長輩、老師和父母身上,也發生在很多在我們社會上被認為具有較高社會階級的職位上。譬如說立法委員會說學生不可以罵人,但她可以,因為她是立法委員。又譬如說,教授會說你不可以對教育部長大小聲,不然就是做出有如文化大革命的行為,但如果你上街去罵黑道,那就真的值得佩服。

從這些事情裡你都可以看出來我們的社會要求大家要有禮貌並不是出於對「人的尊重」,而是對「階級的服從」。所以階級高的人可以對階級低的人沒有禮貌,可是階級低的人絕對不可以以下犯上。也因此,當階級低的人以下犯上時,你的罪名就直接成立,不管你做的事情再有道理,你說的道理再正確,你都已經犯了一條應該最優先被處理的罪在前頭,因此你的道理正確與否就不再重要了。

這也就是為什麼以前格主一直被揍,但也一直弄不懂這個「不管你的道理多正確,只要你態度錯就錯了」的論述的原因。大家的出發點根本就不同,我搞不懂的是為什麼我態度上的不佳,足以否定我道理的正確,但臺灣的社會不是這樣看待這件事的。他們看到的是一種管理或統治的手段被挑戰了,這件事情本身就是要被最優先處理的罪名。

換個誇張點的講法,禮貌在臺灣,根本只是統治者用來捍衛自己權力的工具,而不是建立在人生而平等因此應受尊重的前提。

對於這點,我個人是完全無法接受的,因為他完全符合我前面所說構成一個人不值得被其他人尊重的理由。當你認同這種尊重階級的觀點,你就是在剝奪小孩子、晚輩和學生這些「人」應該受尊重的權利。而在這種情況下,禮貌對這些處於「低階地位」的人唯一的用處就是換取和平。他讓你可以被主流價值接受,可以不受主流價值攻擊。只要你乖乖的站好你的位置,做你在你的位置上應該做的行為,你就可以和這社會和平共存。這聽起來,是否和過去幾千年皇帝統治的時代很像?你做好君臣之禮,就不會被砍頭。你要對皇上三叩九拜,因為他是皇上,即使他是個他奶奶的昏君,但他還是皇上,因此你就得乖乖擺出奴僕樣,做好你應該表現的「禮貌」。

當然,在現在的台灣,我們不會因為說教育部長是個偽善的部長就被株連九族,但還是足以使你立刻成為眾矢之的。可你們有沒有想過,這些人這麼憤怒、對人這麼不禮貌,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們想要挑戰這個階級。他們想要自己的聲音被聽見,想要參與他們關心的議題,而不是只讓一些「階級夠高」的人決定他們覺得重要的事情。而他們得到的待遇,就是一再的被忽略,一再的被「社會上多數人認為禮貌」的方式忽略。看看教育部長回答問題的方式,再看看我們的總統每次面對批評回應的方式,難道不就是一種「有禮貌的忽略」嗎?

這些位階高的人,他們很聰明,很知道怎麼樣玩這個遊戲。他們知道應該做出什麼樣子,才能夠符合他們的地位,符合社會大眾期盼能在那個位階的人身上看到的模樣。所以2000年陳水扁選上總統,格主身邊的親人會用「看起來就沒有總統樣」來批評他,因為他玩這個遊戲畢竟沒有其他從小活在這種背景裡的人擅長,導致他還是沒辦法讓自己看起來符合這些人對總統應該有的樣子的期盼。

因此,有的時候,你為了達成你的目標,為了維持表面的和諧,不讓自己在達成目標之前成為眾矢之的,我認為學會這套遊戲規則是必須的。有時候,為了更遠大的目標,以這套「臺灣的禮貌」來應對進退是有必要的。

可是,在這麼做的同時,請不要忘了禮貌的真正目的,是要給予每個人生而為人的尊重,而不是賦予處在高位階的人統治低位階者的權利。That should never be the purpose of courtesy.

3 則留言:

ⓐⓘⓡⓔⓝ 提到...

感謝你的這篇好文章,我也很不喜歡台灣社會(或說華人社會)的那種長輩即天的態度。各階層間都應該互相尊重才是...

匿名 提到...

其實從東方是說尊師重道 西方是吾愛吾師 吾更愛真理 就知道差別在哪了

我個人的想法是 respect always has to be earned
沒有什麼因為我是什麼身分 所以別人自動要來尊敬我這回事
因為今天xxx 剛好是我老師 所以我就一定要尊敬他...why?
比如中學時代有好幾個老師 坦白說我實在是不怎麼想尊敬他們

如果以論語的另外一句話 "三人行 必有我師焉"
引申出去尊師-> 尊敬比自己懂的人 (不管他是什麼身分 名義上你要不要叫他老師)
我就覺得這樣的"尊師"比較可以說服我..

Aaron Yang 提到...

作为一个大陆人 看到这来纯属偶然

基本的印象是 台湾人比大陆人更讲礼貌;同时也如文章说的,更讲阶级。

可能这真的是无法兼得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