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

因為blogger會有很多廣告留言,所以我有設留言管制。大家留言留一次就好,只要不是廣告,我都會定期去後檯把留言給撿回來。

造成麻煩還請大家多多見諒。

2012年12月5日 星期三

He screwed up this time, but it didn't matter

針對清大學生罵教育部長的一點想法。

根據我看到的資訊來總結,滿多人覺得這件事情最可惜的一點,就是那個代表發言的學生搞砸了。

他一時的情緒衝動,讓他們難得爭取到的發言權與曝光機會,很輕易的就被媒體找到操作議題轉移的空間。而現在,即使是那些在網路上呼籲要記得不要讓焦點被模糊,用一篇又一篇文章對學生沒有禮貌這件事做出反擊的人,短時間內也救不回這個已經失焦的討論了。至少我自己是在臉書上看了好久,才開始有點搞懂到底他們一開始是要去抗議什麼。而我相信其他站在反對立場或著對這件事情冷漠的人,大概很難會比我更有耐心去搞懂他們到底是去幹麼的。

我們都知道台灣是個怎樣的社會,住了怎樣的人。這種可以被解讀為「不懂禮貌,沒有倫理」的舉動,絕對比你的道理會吸引更多人關注。這應該是大家身為小孩,從小就一直在經歷的事。什麼「不管你多有道理,態度錯就是錯」和「理直氣和」這類強調我們得向權威卑躬屈膝的話,格主一輩子不知道被講過多少次了。這一直都是我們階級鮮明的文化底下非常重要的一環。不管你有多不屑,都無法否認這樣的觀念在台灣仍舊根生地固。

當然,以台灣目前的媒體生態,即使那個大罵教育部長的學生不犯這個錯,媒體大概也找得到把議題扭曲或著冷處理的方式。不過這不代表你要主動去提供一個理由讓他們修理你,也不代表你要露一個更明顯的把柄讓他們把話題轉移。所以這個代表發言的學生的確可以說是搞砸了。

這部分大概永遠都是搞這種抗爭的人的兩難。

你想要在體制內突顯議題,你就得記得要適時向這體制形塑的文化妥協,這樣才有可能讓你的聲音以比較不被扭曲的方式被聽見。但聽見不代表有效,也不代表別人就會理你。比較可能的劇情是,接受這套文化的人聽見了,然後踏出他們習慣的思考範疇關注你的論述大概三十秒,接著就又龜回到自己的舒適圈,完全忘記自己剛才聽到了些什麼。這就是為什麼不夠強大的人要遵循體制抗爭需要非常長的時間,有時候還要很多事情的催化才有可能成功的原因。

問題是這些人一開始會去做這些抗爭,常常就是因為他們對體制內的文化或觀念有所不滿、對主流想法有「異議」,甚至因為這樣的異議而被壓迫或著受到委屈,於是滿肚子的眼淚和憤怒。這下好不容易逮到機會可以在體制內讓自己的聲音被聽到了,卻得和自己一直以來厭惡的東西妥協,還要看到那些體制內的討厭鬼嘴臉,加上旁邊的人稍稍刻意引導一下,很容易就中計暴走不難想像。

不過這其實也沒什麼。

我們每天都在把事情搞砸,然後從搞砸事情的過程中吸取經驗、得到教訓。學生不就是這樣子成長的?這也好像我們在做research,總是會有那種一時頭腦不清楚把實驗搞砸的時候。

他可能砸掉了一個很大、很重要的機會。就好像我砸掉了一個明天要拿上台去報告的實驗一樣。很嚴重、很慘。可是如果砸掉這次的機會可以幫助你變得更成熟、更強大且更知道怎麼玩這個遊戲,你下次就有機會抓住它。何況我覺得即使他和教育部長相敬如賓,講完以後也不過就是發生那個一群人思考三十秒後又龜回去的劇情。焦點也許不會被轉移,但非常可能會迅速被遺忘。沒有衝突,沒有情緒,一切符合尊師重道、向權威卑躬屈膝的社會文化,有什麼引起話題的可能性?唯一可以說的,是他應該可以讓這個衝突來得更有計劃性,更不容易被操作,然後議題能夠更聚焦一點,而不是腦充血的代表大家痛罵教育部長一頓而已。

可是類似這樣的學生或社會運動,參與者裡頭一定會有很多人只是因為想要發洩怒氣而走上街頭的。他們不一定有長遠的目標,也不一定有計劃,很可能也不知道該怎麼樣成功。事實上,他們很多人也未必想要成功。

所以很多人一定覺得率領這個運動的領袖很重要。而今天,這個領袖卻在機會來臨時搞砸了。

可是我想提醒大家,這種街頭運動和率領一群訓練有素的正規軍上戰場本來就是不一樣的。裡頭的人很多是出於自由意志而來,也受自己的自由意志指揮。他們都有自己的想法,然後形成了一個集體的力量,而每個人對於這個集體力量是什麼,解讀可能還會有滿大的不同。他們並不是訓練有素的軍人,當上頭發號司令時就會進入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的模式。他們只是一群感到生氣的人,但未必有想清楚他們為什麼生氣,或著該怎麼解決讓他們生氣的情況。

而就像我前面所說的,這些人本來就有很多不是為了成功而來,有很多是為了發洩憤怒而挺身而出。而領導他們的人,也不見得是能夠領導他們成功的人,而很可能是能夠成功激起很多迴響的人。能夠激起許多人迴響的最快方式,從來就不是透過和每個人講道理或著做長遠的計劃,而是激起每個人的情緒。

同時,即使這個領袖本來有計劃要讓這個行動成功,他在率領這個運動的同時,也會反過來被他率領的群眾所驅使。一個人不管在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有多聰明理智,一旦他現場投身群眾運動,變成群體的一部分,他被群體的情緒帶著走的機會還是很高。何況這些發起學生運動的領袖,很可能當初根本就是情緒最激動的一群人。

那麼那些計劃著要成功的人在哪裡呢?他們大概都還在計劃,在電腦前面生氣,然後要不是想辦法趕快變強,希望以後能有更大的影響力用其他的方法改變體制,要不就是在那裡批判這些挺身出來抗議的人腦子不清楚、做法不聰明,但是自己也還沒想到應該怎麼辦。

一個想要改變體制的運動,如果只有站出來的人,大概很難成功。但如果只有計劃著要成功的人,更不可能成功。比較可能的,是那些會站出來的人自己先聚集起來,然後有幾個事件發生、幾個具有群眾魅力與號招力的人在裡頭出現,讓這個活動愈來愈龐大。接著,他們遇上有能力組織規劃真正能成功的行動的人,然後讓整個行動變得更有威力。

這很難,有時候需要很多運氣,而很多時候,運氣需要時間的累積。所以有這些願意挺身而出的人出來抗議,把議題發燒的時間延長,其實是很重要的。即使他們有一些不太理智的行為,但如果他們能夠讓議題在本來就支持他們想法的團體中繼續延續下去,就已經是很珍貴、很重要的事情了。

否則,等到那些計劃著要成功的人累積了足夠的實力,做好詳細的計劃要發動時,他們可能已經找不到有辦法引起共鳴的人,甚至根本已經改變不了他們想改變的事情了。

這是我眼中社會運動的樣子,而學生,又比真正的社會人士更沒有經驗、更容易犯錯。這是這種事情的本質,他們肯定會搞砸,但難能可貴的是他們也會一直繼續下去,然後也許他們有一天真的會成功。

所以,如果你是用「是否能成功達成訴求」這個角度去看,的確他們這次是搞砸了。但這並不重要。事實上,在我看來,當他選擇要去和教育部長對話時,不管他是用什麼態度和教育部長對話,以上面說的那個角度論之,他就已經幾乎是注定要失敗了。我們的政治人物是什麼樣子的大家都很清楚。不管你是罵他還是跟他好好的談,甚至卑躬屈膝的懇求他,他一定都是一味地閃避問題、逃避責任。他的答案十之八九會是「我們會檢討」,然後從你爸出身檢討到你孫子葛屁,他們也還是在檢討。沒有力量,不具影響力的人在體制內的和平抗爭就是這麼困難。

這就是為什麼我會一直說,你要夠強,夠有影響力,才可能真正去掌握「改變社會」或「改變主流思想」這件事。Steve Jobs如果只是一個脾氣古怪的無名小卒,他在Stanford的演講,他think different的口號,會有他現在萬分之一的影響力嗎?這種事情在科學界也是一樣。當你的理論和主流理論大相徑庭時,你要改變主流理論最有效果的方式,不是坐下來和支持主流理論的大頭們好好的談,而是要強到能夠用證據直接把他們的理論幹掉,然後自己變成大咖

但你也不能要求他們要先等大咖出現,或著等自己變成大咖才開始衝撞體制。這世界上就是會有各種不同的人用自己擅長的方式做同一件事,所以這類學生運動一定會發生,因為訴諸情緒驅使的群眾力量是在你的個人力量夠強大以前,最能引起注意的抗爭方法。

而也許我們也真的需要這些不一樣的方式存在才能夠成事。

如果你換個角度想,把這種事情當成是一個「讓議題延續」的抗爭,是「讓某群人繼續對這件事感到憤怒」的抗爭,因此,當那個能夠把議題抓回來、能夠用組織與計劃讓抗爭成功的人出現時,這個人可以很快的找到可以幫他執行計劃的人。

或著你再換個角度去看。他們的行動,至少代表即使所謂的主流價值不認同你的想法,你還保有可以為自己覺得憤怒的事情出來抗議的權力。他們的曝光,至少會讓政府和「威權人士」不敢明目張膽的用更激烈的手段鎮壓人民表達意見的權力。

所以我們或許可以這樣解讀:他們現在的行動,是在為以後的成功,爭取更多的時間和空間。

如果是用這樣的角度去看,也許,他們的行動並沒有那麼失敗?






最後補充一下剛剛看了所謂「學生痛罵教育部長十五分鐘完整版」的一點想法。

看了報紙和一些立委的講法,我還以為會看到什麼非常驚人的畫面。結果從頭看到尾,除了看得出來那個同學很生氣,然後講話有點跺跺逼人以外,倒是沒有什麼非常脫序的行為。立委那些什麼「學生沒禮貌,社會完蛋了」之類的言論,看起來和實際情況差得滿遠的。如果這樣社會就完蛋了,奶奶的熊,這社會會不會太脆弱了一點?

對了,不久前醫院這裡有兩個人要離職,所以我們到bar去歡送他們。其中一個要離職的是從菲律賓來的,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他。相互自我介紹後,他聽說我來自臺灣,就跟我說,他愛死我們的congress了,因為我們的congressmen總是congress裡頭wrestling。

這又讓我想到了吾慾生先生不久前說學生沒有事先通知要拜會國民黨團就去黨團拜會,他覺得學生這樣很沒禮貌。

去薇閣開房間沒事先通知老婆我想應該滿有禮貌的,所以可以教訓學生要拜會黨團沒事先通知很沒禮貌。立法委員在立法院wrestling大概也很有禮貌,所以立法委員wrestling社會不會完蛋,學生對部長說話跺跺逼人沒禮貌社會就完蛋了。台灣人這套「長幼有序」的禮貌,果然獨步全球,世界第一。

1 則留言: